过气十笔绘长安❤️

辣鸡安接着请假......
辣鸡安上自习室啦......估计真的要假期才能更......
抱歉......

【曦澄/羡澄】遗憾

我错了我真的起名比澄澄还废√
昨天有lof小可爱加我QQ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答应的爆肝√
写连载中的文的本子落学校了√
小可爱提的梗√
不造咋艾特√
ooc一定会有√
别想了中间空了两行也不会觉得字数多的√
看个乐呵就好√
羡澄友情向√
大概全文没有曦澄发糖?√
占tag抱歉√

蓝曦臣一觉醒来,习惯性的去摸身边的被子,空无一物。

把他吓了一跳,江澄人呢?

昨天才刚刚昭告天下他俩结成道侣了啊。

跑路了?

抬眼才看到江澄站在床边,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此时的江澄,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身上的衣服因为过大导致肩膀有些露的出来,白的仿佛要透明,眼镜水汪汪的正盯着蓝曦臣看。

看了半天才伸手指着他开口说话。

“你你你,你是谁!怎么那么像蓝曦臣!”

-----------------------

如你们所见,江澄失忆了。

只有身体年龄的记忆。

身体大约是十五六岁,江家还没有被屠的时候,只是见过蓝忘机和蓝曦臣,哪有一丁点和蓝曦臣秀恩爱的记忆。

所以,现在十五六岁的江澄,吵着闹着要去找魏无羡,而魏无羡到了之后,小家伙又耍着别扭说没有找他。

可爱到要死啊好吗......

等会魏无羡你把放在我家澄澄脸上的手给我放下!

十五六岁的江澄,身子骨还没有长开,自然要比成年的魏无羡矮上不少,此时被人笑着捏住脸正跳脚着,忽然被人扯进怀里。

回头看去,是比他高了不少的蓝曦臣。

啧。

毫不留情毫不犹豫提起胳膊就是一个肘击。

蓝大的心碎成了灰。

你怎么了啊晚吟明明昨天我们还在唧唧我我的怎么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啊嘤嘤嘤?

后来江澄说什么也要和魏无羡一起走,直接无视掉蓝曦臣的尔康手,扯着人的袖子就跑。

蓝忘机被丢去陪蓝曦臣了,双璧对视一眼,都有一种自家媳妇和坏人跑了的感觉。

回到莲花坞时江澄才发现硕大的莲花坞里,没有父亲母亲,没有姐姐,也没有儿时的那些师弟师妹,找了好久也找不到,眼眶都急红了,转身想要去骂魏无羡,却被人按住了头。

他说,你都记不起来了,我一会和你慢慢说,别急,先回房间休息吧。

房间内的陈设简单的让魏无羡心疼,这个傻江澄,他不在的时候,江澄得一个人在这间房子里寂寞成什么样子。

把人按在床上掖好被子,凑表碾的也躺了下去,组织组织语言然后开了口。

你呀,现在不记得,十五六岁嘛,再过一年就知道了,唉算了,你忘了也好。

嗯......江叔叔和虞夫人去夜猎了哦,嗯......很远很远的地方,你姐姐啊,放心不下,也跟着去了。

哦对了,现在金家那个家主,金凌,是你侄子呢。

哎哎别激动别激动,师姐啊,嫁人了呢,嗯?谁?嫁给金子轩了呗,真的是。

哎呀金子轩对师姐可好了,别看之前一幅看不起的样子,师姐有次吵架生气回娘家了人金子轩差点负荆请罪来了呢哈哈哈哈。

哦对了金凌有只狗老凶了但特别听你的话,下次你要记得帮我赶走它啊。

温家?温家早就没啦,不信我带你去看看不夜天城。

什么?问我为什么修鬼道?你猜呀哈哈哈哈哈。

你们那些灵气啊什么的太没品啦,修鬼道多气派啊,看我笛子一吹,几万几十万的亡灵大军呢。

嗯?我和蓝忘机?哦,我和他是道侣呢。

死gay,噗,这句话还真像......不不不没什么没什么。

你啊,先别说我,你和蓝曦臣搞到一起去了不知道吗?哎哎疼先别踢我!

你俩真的结成道侣了,就昨天的事,啊,全世界都知道了好吗。

脸红什么呀哈哈哈哈哈,人家蓝大对你可好了呢,追你的时候三天两头往莲花坞跑......

我和你说啊............

絮絮叨叨了将近一个时辰,本来还认真听着魏无羡说话的江澄,迷迷糊糊的扯着魏无羡的袖子睡着了。

在人忍不住闭上眼睛的时候就停止说话的魏无羡看着眼前江澄稚嫩的脸庞,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微不可察的叹口气。

没了那些记忆,或许对你是好的。

小心翼翼的抽出袖子,起身替人掖了下被角,然后走出房门,笑着在一旁树的阴影里找到了蓝氏双璧。

把蓝曦臣推进屋子,再笑着转身去找蓝忘机。

有些东西,忘记了就忘记了吧,拼了命回想起来,或许对自己不会很好。

遗憾,也是一种完美。







我特么都写了些什么嗯?
我的妈辣鸡长安让我去死......
小可爱点的曦澄失忆梗没想到写成这个样子我的错啊啊啊啊
就这个样子我还要凑表碾的想要小红心小蓝手想要评论(被打死)
顺便一提欢迎扩列~(疯狂暗示)





过气天团正式出道哈哈哈哈哈

等等等等被屏蔽了嗯嗯????
明明挺正常的吧嗯嗯嗯????
人生第一次被屏蔽嗯嗯????
算了将就着看吧......
抱歉哈

【全职高手】众cp亲亲梗

哦吼这里长安√
百粉福利嗯√
我真是太懒了嗯√
前两天上课想到的一个梗√
好多cp√
正文之前先说想要小红心小蓝手想要评论√
不多说了正文开始√
啊ooc绝对会有√√
bug一定会有,激情码文求指出√√√
我只是想发糖(。ò ∀ ó。)

周黄场合:
剑圣是有很多烦恼的,比如今天食堂有秋葵啊,比如枪王话太少了啊,比如枪王太忙了怕他累到啊,再比如......枪王很喜欢亲亲啊......什么的。
感觉枪王和剑圣在一起的时间一直都在亲亲。
没办法,谁不喜欢和自己喜欢的人亲亲呢。
就像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二人世界的两人,黄少又在缠着小周PK了,小周表示看着黄少一直在说不仅不想PK甚至还想真人PK一下。
行动派,都是想做什么做什么的。
直接伸手扯来身前人,右手环住腰身左手按住后脑低头就啃了下去。
黄少天红着脸踮起脚尖,认命般的环住人的脖子,内心感叹一句又来了。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喜欢。

韩张场合:
张新杰今天没有睡觉,离他睡觉还有一个多小时。
现他现在在训练室,手里拿着一摞战队的资料,静候着韩文清锻炼结束。
抬眼看去,啧,这腹肌。
张新杰默默的推了一下镜框。
然后拿起一瓶水递给刚刚从跑步机上下来的韩文清。
“辛苦了。”
人没有回答他,只是点点头,拧开瓶盖抬头便灌。
张新杰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他的嘴唇上。
这个人有时候性感的要命啊。
张新杰默默的移开了视线。
然后被人一扯,热切的吻扑面而来,他甚至能感觉到韩文清脸上的薄汗。
舌尖翻搅着,肺部的空气逐渐被掠夺,窒息感逐渐强烈,张新杰难耐的挠了挠韩文清的后背。
韩文清放开他,接过他手里的文件开始研究。
“最近......”
只是不知道,耳朵都红透的张新杰,能不能冷静的分析问题了。

王喻场合:
第七赛季,总决赛蓝雨获胜,微草的三连冠之旅,坏在了最后一步。
对于王杰希来说,遗憾是有的,但更多的是对蓝雨战队的欣赏。
毕竟心态这个东西很重要。
只是,一到晚上和喻文州独处的时候......心态是什么,能吃吗?
本来想着比赛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生气的,偏偏某喻还提起来,笑眯眯的让人添堵。
那个笑脸真的让人想弄坏掉。
脑子一热,等回过神时人已经被他按住双手压在床上了。
那人微微震惊的眼神让他稍稍平衡了点。
这个时候,不做点什么不太好吧。
身子压下,用唇舌堵住喻文州想要说什么的嘴。
嗯......很甜......

林方场合:
林敬言转会了。
他转到霸图了。
就是说,林敬言要离开呼啸了。
一开始方锐还以为他不会哭,但是当他风风火火的闯到林敬言的宿舍,看到一个大旅行包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满脸泪花。
林敬言站在门口,正打算最后好好的看一下自己的宿舍,突然听到门关的声音,没来得及转身就被一个人按在了墙上,唇上贴上了一个湿软的东西。
正是方锐。
此时的方锐满脸泪花,红着眼眶闭眼发狠的啃着他。
心很痛。
抱歉呐老伙计,我要抛弃你了呢。

伞修场合:
今天的阿飘伞哥依旧很活跃呢。
没少在叶修监督别人训练的时候逗他。
伞哥真的很喜欢在别人看不到他只能看到叶修的场合把叶修逗到脸通红。
多么的恶趣味。
嗯。
就是今天,他,在兴欣众人面前,和叶修舌吻。
就是他。
最后把叶修搞得无奈了躲到了洗手间认命般任他胡作非为。
苏沐秋第一次为他的身份感到开心。
(不要问我为什么阿飘伞哥碰的到叶修,这都是爱,都是我的恶趣味)

喻黄场合:
蓝雨战队的食堂,今天有秋葵。
黄少天因为这个气到话又多了一倍,吃饭时挑挑拣拣的夹的菜一旦碰到秋葵就哼哼唧唧的不肯吃。
嗯,一顿饭就吃肉了。
旁边喻文州的微笑脸越来越黑。
午休期间,黄少天被喻文州堵在了宿舍。
“队队队队长,我只是一中午没吃蔬菜而已不要给我灌秋葵啊啊啊啊啊唔......”
用筷子硬塞没有用,喻文州干脆用嘴。
半晌后某剑圣憋的脸通红不断用手扣着喻文州的后背。
某个腹黑笑着直起身子和剑圣拉开一点距离。
“饮食要均衡啊,少天。”

周翔场合:
轮回对兴欣的比赛,轮回输掉了。
团队赛时孙翔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导致队伍输掉了比赛。
虽然说到了轮回的孙翔成熟了很多,但是面对叶修的垃圾话。
抱歉,有时候黄少天都忍不了呢何况孙翔。
于是孙翔生气了,于是孙翔就爆手速了,于是孙翔被君莫笑散人快打安排了,于是轮回就输了。
so,因为这个,孙翔瞬间多了不少黑粉。
咳咳不对。
本来孙翔已经准备好被轮回队友骂个狗血淋头了,可发现他们只是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再虚晃一下拳头就走了。
嗯......轮回内部气氛真好。
回到俱乐部之后,被周泽楷强行拉回了他的宿舍。
刚进门就被甩到床上压住,然后就被人强行吻住。
哦fuck老子的初吻。
这是孙翔的内心活动。
许久,周泽楷放开他,替他整理了下衣服,只说了两个字。
“惩罚。”

双花场合:
第二赛季半决赛,百花战队有希望夺冠。
比赛之前张佳乐紧张的手都在抖,把孙哲平逗的哭笑不得的。
“哎哎老孙你说咱能不能拿个冠军回去啊,能不能能不能?”
话多成黄少天。
啊那个时候黄少天还没出道。
那个可爱劲搞得孙哲平很想对他做些什么。
于是他就做了。
把人按在墙上一顿乱啃,不管人挣扎的拳打脚踢。
最后又把人按在怀里。
“会是冠军的,你要相信我。”


百粉福利嗯............
激情码文,越码越困,感觉后面的文啥也不是抱歉......
写重生梗文的本落在那边的家了......
或许过两天再更?
明天出去玩呀~~
各位宝贝儿国庆快乐~
我先睡了......

今天不一定能更了......抱歉......
和老妈吵架了。

【魔道祖师】一切只是过往云烟

这里长安√
此文重生梗√
看完十一集爆肝产物√
中长篇个屁短篇好了√
私设贼多√
bug一定会有,欢迎指出√
ooc也一定会有,长安的人物把握巨次√
啊你们看的开心就好√
cp见tag√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二]
江家莲花坞
此时的莲花坞依旧平静,只是那雕塑被推倒了,因为那两尊东西,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在早上,江澄正处理着家事,倾盆大雨搞得人无端地烦躁,笔下生风挥过,却忽的听到自家母亲的声音。
“你个死小子,黑眼圈这么重,还批的这么快,就不知道休息一下吗?!”
这熟悉的声音,曾经多少次出现在他的梦中,略带着哭腔倔强的说着我离了他难道还不行吗。
手中的笔一抖,在纸上晕出一大团墨迹,抬眼看去,便是两个他在17岁就再也未曾见过的人。
他的至亲。
什么家主,什么成年,这个时候,他只想扑倒爸妈怀中痛痛快快哭一场。
偶尔...任性一次,也不赖。
母亲的怀抱,好温暖,和那天一样。
虞紫鸢抱着江澄,眼眶也是微红,却突然发现儿子的灵力有点微妙。
她把江澄扯出怀抱,直视他的双眼。
“你的灵力怎么回事?为什么和魏无羡的如此相近?!”
果然,江澄躲开了她的视线。
虞紫鸢有点急,用力晃了晃眼前人的肩膀打算追问,却被江枫眠拦住。
“阿澄,这世间有一种可以转移金丹的医术,你......”还未说完,就被江澄打断。
他摸了摸脸,目光山躲着对二人说:“爹,娘...你们刚回来,去看看莲花坞吧。”
虞紫鸢愤愤的甩了下衣袖,转身向门外走去。
“江澄,你记着,魏无羡如果敢欺负你,我一定扒了他的皮!”
江枫眠摇了摇头,回身拍了拍江澄的肩,然后伸手捏了下他的脸。
“别哭了,鼻子都红了,丢不丢人。”
收回手,脸上带着止不住的笑意,转身追赶三娘。
江澄揉揉被掐的半边脸,看着父亲的背影渐行渐远,低头喃喃道
“他哪有欺负我。”
“他对我......很好啊......”

啊你们见识到我的懒了吧......嗝......
那啥,第三章我还在码......
其实吧......我又码了一个全职的小段子......
明天更?
应该可以的......
嘿嘿,这里长安~想要小红心小蓝手想要评论~
求勾搭~

辣鸡长安在线等扩列

突然发现置顶√

巴扎黑......

内个啥,这里长安,偶尔犯病会叫阿执的,高一党啦,不到周末每晚只有半小时玩手机时间......

嗯......大约......会......周更......吧......

这个重生梗爆肝码出来然后发出来之后......发现我根本接不下去呀!还不如写个重生梗的阅读体呢啊啊啊啊啊!

我错了,我的锅,这个重生梗估计真的会变成魔道众攻追妻计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啥...无脑甜?!

妈也我的锅......

那啥,如果能忍受的话......谢谢你们看我的文嘿嘿嘿!

尽量把文写的好看一点......不ooc一点......

顺便一提我的文真的不会虐......我写不来虐的......闺蜜都说我的文笔过于甜腻......

甜一点......不好吗?!

哼!

这个小短篇码完会码阅读体哒~

长安扣扣号:2269444178

欢迎扩列宝贝儿们!嘿嘿!可以刷火花哒!

长安爱你们!嘿嘿

【魔道祖师】一切只是过往云烟

这里长安√
此文重生梗√
看完十一集爆肝产物√
中长篇的样子√
私设贼多√
bug一定会有,欢迎指出√
ooc也一定会有,长安的人物把握巨次√
啊你们看的开心就好√
cp见tag√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一]
忘羡隐居第三年。
金凌正式的成了家主,手段雷厉风行竟不像一个将将弱冠之人。
蓝启仁依旧在云深不知处内教书,竟也逐渐习惯了温宁的存在,蓝思追和蓝景仪二人愈发成熟,夜猎的表现也让叔父十分满意。只是那家训石也又多了几十百条新家训,但或许总结一下,依旧是云深不知处禁学魏婴吧。
江家也在逐步恢复,慢慢的也有鼎盛时的模样。二人隐世一年后,江澄派人在校场立了两个雕塑,一尊是江枫眠,另一尊则为虞紫鸢。
两尊像刚立成时,魏无羡凭空出现,磕了三个响头,给江澄气的挥出紫电才笑着离去。
聂怀桑开始显露出他的才智,曾经的一问三不知,或许也是大智若愚吧。如今为兄报了仇,他也不必再遮掩。
忘羡二人真的找了个小山村住了下来,盖间小木屋,蓝忘机织布做饭,魏无羡就去耕田种地,一切就像某人的梦境一样,日子过得平淡却也快活。
宋道长带着锁有晓星尘和阿菁灵魂的锁灵囊去找了抱山散人,靠那一丝残魂自行温养修复或许真的不可能了,最后一丝希望,就在抱山散人那里了。
忘羡隐世第八年。
五年弹指而过。
那夜,天降暴雨,整整下了三天三夜。
魏无羡缩在蓝忘机怀中抱怨那雨泡了他的辣椒苗,蓝忘机依旧无言,却把怀中人揽的更紧。
外面雨声喧哗。
魏无羡十分自然的推倒揽着他的人,准备不要腰的日常调戏一下这个常年冷冰冰的人。
俯下身时余光看到屋内多了两个人。
回头细看,手上的动作猛然顿住。
那两个人,一男一女。
女人身着紫色纱罗裙,腰间别着清心铃,发及腰,笑极柔,正看着魏无羡。
男人穿着金星雪浪袍,眉间一点朱砂衬得人更英俊,此时正满脸嫌弃的打算捂住女人的眼,却被人轻轻推开。
那两个人,自是江厌离和金子轩。
两个,都死在魏无羡眼前的人。
江厌离看他愣住,好看的目又弯了弯,眼里被水汽包裹着,却充满了愧疚。
“...阿羡。”
一句阿羡,又让谁泪流满面。
“......师姐!!”
孩童似的扑过去,扑进江厌离的怀中,紧紧搂住仿佛要确认是否是真的。
师姐?
师姐!
“......傻阿羡,别哭了。”
女人素白的手轻轻抚着魏无羡的头,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让他放开。
魏无羡放开手,胡乱的用袖子抹去脸上的水,扯过旁边的蓝忘机和江厌离介绍。
“师姐,这是蓝忘机,姑苏双璧之一呢,嗯......现在是我的......伴侣。”
“江小姐,久仰。”
江厌离笑了笑“别久仰啦,我久仰才对吧,这位呢,是我的夫君,金家金子轩......你们应该认识。”
说着,扯来旁边闹别扭的男人。
其实魏无羡从没想过怎么面对金子轩,毕竟......那时是他驱使的温宁。
金子轩被扯过,视线在魏无羡身上停留许久,半响轻哼了一声。
“额......子轩兄......”
魏无羡被蓝忘机护在身后,探出头打算先问个好,然而却被金子轩扯着衣领揪过去,从墙上拔出避尘就刺过去。
“子轩!别!”
距离过近,再加上魏无羡根本没有反抗,江厌离和蓝忘机的救援就慢了那么一瞬。
本以为会是剑入血肉,没想到金子轩的手腕一转,用避尘的剑柄狠狠地敲了魏无羡的肩膀一下。
“魏无羡,已经被我杀死了。”
金子轩将避尘回鞘,挂回墙上,然后转身拉过江厌离的手就往外走。
无视掉身后疼的呲牙咧嘴和心疼到要死的忘羡二人。
从金子轩敲那一下之后就止不住笑的江厌离被这一番动作吓了一跳。
“子轩,我们去哪呀。”
“回金麟台,看阿凌!”
走出房门,雨已停了。
两人知道,或许这个时候,在别的地方,这样的剧情,也在一一上演着。
或许能重来一次,也是上天给我们这些已死过一次的人的机会吧。



嗯............备忘录上看着很多怎么复制上来就这么少!
嗯......大约中长篇,cp全在tag上了嗯......
估计会有新cp,到时候看看再说啦~
那啥......占tag抱歉啦......
悄摸摸的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嘿嘿嘿

妈也小可爱们ww~
真的没想到文投在乐乎上会有这么多阅读量~
啊啊好开心好开心~
高一党有点忙,手机也被我得瑟没了……
妈妈在家会让我玩半个小时,先码着众cp的小黑屋梗嘿嘿……
可以点梗哦~
我吃cp都很杂的,所以那个……
只要不是太雷的cp我都会码的~
长篇让我考虑一下_(:з」∠)_